鄭州律師logo

鄭州律師網
張律師咨詢電話:18625773913

律師形象照

鄭州律師

聯系律師

    鄭州張慶宇律師

    咨詢手機:18625773913
    微信咨詢:手機號微信號
    執業機構:河南中亨律師事務所
    辦公地址:河南鄭州市金水區健康路159號發展大廈24層。  本律師擔任企業常年法律顧問,為企業合法經營、風險防控保駕護航!

     

用正確的邏輯理清“類似商品”與“混淆”

時間:2019-06-08 14:12:51

  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,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,容易導致混淆的,構成商標侵權。那應該如何認定類似商品,導致混淆在現實中又怎樣衡量呢,在此,小編以本文給大家介紹用正確的邏輯認定類似商品。

    “混淆”是認定“類似商品”的標準嗎?

  在商標侵權“混淆”理論中,“混淆”特指消費者對商品或服務的來源或有關方面的錯誤認識。最高人民法院《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》(法釋[2002]32號)第11條將“類似商品”定義為“在功能、用途、生產部門、銷售渠道、消費對象等方面相同,或者相關公眾一般認為其存在特定聯系、容易造成混淆的商品……”,因此出現了以“混淆”作為“類似商標”的認定標準,認為“混淆是判別‘類似商品’的基本原則”的觀點,司法實踐中也有多份判決支持以“混淆”作為判定是否構成“類似商品”的標準。然而,以“混淆”作為“類似商品”的認定標準,存在嚴重的邏輯循環和因果倒置問題:認定混淆取決于商品或服務是否類似;混淆又是衡量商品或服務是否類似的標準。有學者試圖通過區分“混淆”的對象來解決這一邏輯問題,其認為“認定‘類似商品’時的‘混淆’是指產源上的混淆,而認定商標侵權的‘混淆’是指商品使用價值上的混淆”,但問題是“產源上的混淆”與“商品使用價值上的混淆”有時很難區分,況且僅以“產源”的混淆作為“類似商品”的單一判斷標準,容易忽略了商品的功能、用途、生產部門、銷售渠道、消費對象這些可以影響商標是否類似的因素。

   “混淆”是商標侵權的判定標準

  解決上述邏輯問題,關鍵在于把“類似商品”與“混淆”均視為判定商標侵權時考慮的因素,明確“混淆”是商標侵權的判定標準,而非“類似商品”的認定標準。事實上,“商標近似、商品類似不是一個是與否的概念,而是一個程度大小的問題”。在“類似商品”的認定上,如果“類似”與否是“有”、“無”的問題,則從“類似商品”到商標侵權的判斷就是客觀性、類型化的問題,即只要有未經許可在類似商品上使用相同或近似商標的行為,就構成侵權。如果“類似商品”只是商標侵權判定要素之一,那么商品與商品之間構成“類似商品”的,只是加劇了混淆的可能性,并非絕對導致混淆,也不會必然成立商標侵權行為。是否構成商標侵權行為,最終取決于是否有證據證明存在“實際混淆”或有“混淆之虞”。在美國的司法實踐中,多個案例均把“混淆”視為商標侵權而非“類似商品”的認定標準。

    如何推定“類似商品”?

  一、客觀標準

 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《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》第12條的規定,《商標注冊用商品和服務國際分類表》(以下簡稱尼斯分類)和《類似商品和服務區分表》(以下簡稱《區分表》)是認定“類似商品”的“參考”,而非依據。“參考”的另一層含義是在司法程序中可以把尼斯分類和《區分表》視為推定商品類似的客觀標準,即訴爭商標涉及的商品在尼斯分類和《區分表》屬于類似群的,推定為構成類似商品,除非有其他證據證明訴爭商標涉及的商品并非類似商品。在司法程序中明確這一點的價值是:其一,增加商標侵權判決的確定性與可預測性,增強司法公信力。如果“類似商品”的判斷完全依賴主觀標準,則不同的法官將有不同的視角,使“類似商品”的判斷充滿了主觀性,而“類似商品”又是認定商標侵權的重要因素之一,“類似商品”判斷的主觀性將增加商標侵權判決的確定性與可預測性,使商標侵權的司法判斷在公眾眼里成為“變色龍”,進而影響司法公信力。其二,提高司法效率。完全依賴主觀標準認定“類似商品”,則法官需要在審判過程中對影響“類似商品”認定的眾多因素一一進行判斷,但如果把尼斯分類和《區分表》視為推定商品構成類似的客觀標準,在無其他證據證明的情況下,法官可直接依據尼斯分類和《區分表》進行推定。

  二、主觀標準

  將尼斯分類和《區分表》視為推定“類似商品”的客觀標準并否認“類似商品”認定的主觀標準。相反,“類似商品”認定最終需取決于多方面、綜合性的主觀標準。我國的司法實踐中多個判決從商品之間“功能上的輔助性或互補性”、“搭配或配套使用的關系”、“產品與零部件的關系”、“原料或工具的關系”、“商品之間的競爭關系”等方面認定“類似商品”,這些都是值得借鑒的主觀標準。同時,“類似商品”認定主觀標準的適用還可參考以下要點:

  其一,商品的類似程度越高,越容易造成消費者的混淆。訴爭商品的類似度越高的,造成消費者混淆的可能性就越大,判定侵權行為成立的概率也就相應增大。同時,訴爭商品的類似度越高的,原告對其他影響“造成消費者混淆的可能性”主觀判斷的因素之證明也會相應減少。

  其二,“類似商品”的認定本身不應考慮訴爭商標的馳名程度。“類似商品”是商標侵權判定考慮的要素之一,訴爭商標的馳名程度也是商標侵權判定考慮要素之一,兩者共同影響商標侵權的判斷,不存在因果關系。訴爭商標馳名程度越高的,消費者產生混淆的可能性就越大,這與訴爭商品的類似程度并無關系,不宜以訴爭商標的馳名度來擴展類似商品的范圍。此外,我國對注冊馳名商標采取跨類保護,如果可以根據商標的馳名度而擴展“類似商品”的范圍,那么馳名商標的跨類保護就毫無意義。

河北20选5开奖公告